Hesitate 在塔

挖坑狂魔

网络练习梗1: 困惑している 

困惑呢

别问我下面那乱七八糟让人想一把揪住的线是什么🤔
无线稿瞎几把涂着玩

期待!!

仓鼠Cricetidae:

大家好这里是仓鼠,我们阿玥因为身患手癌,故将粮的第二张重发而第三张没发上来,我在这里帮她改正一下

我们祝阿玥手癌早日康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短漫<

在被各大大的各种刀虐后,决心自己来个糖


虽然是懒惰的草图糖wwww

全职 以羽扣钟06(乙女abo)

@

  
这篇文灵感略干枯啊,这章感觉怪怪哒。

除了上章说的那些,可能之后会开个全职架空新脑洞试试玩。

06
差不多第六七赛季她还在嘉世混的时候,网吧打网游碰见了初生牛犊少年轻狂的孙翔,她在网游里虐了他以后当时还嘲讽了句:小朋友玩小朋友的游戏。
  
  气得孙翔隔天就买了账号卡,踏上了天天刷荣耀日日竞技场的生活。
  
  每当孙翔虐菜了一堆散玩家或是稍有实力的选手,就迫不及待来虞以白这里找虐,看到了职业圈的力量,他打了没半年就去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战队打职业了。
  
  她当时还挺惋惜,首先他们一个城市家离同一个网吧还挺近,经常约PK,而且她在知道孙翔没来嘉世时候还总有种自己调教的好白菜叫别人给刨去了的感觉。
  
  之前在H市孙翔就动不动周末来她家约她打荣耀,自从她转会后,除了赛场上其他时间还真的很少见孙翔了。
  
  虽然是半夜敲门这个奇怪的情景,她还是把孙翔放进来了。
  
  孙翔摘下口罩,看着她的表情先是一怔,又变得奇怪,然后又染上了一丝恼怒,她心里叹气,这娃还真是没什么长进,想什么全写在脸上。
  
  知道他该说些什么了,结果没想到他皱了皱鼻子,开口就是不着调:“你不是说张佳乐喜欢alpha吗!”
  
  真是把她逗得噗哧一乐,她说:“你是不是也喜欢alpha。”
  
  他怒道:“胡说!”
  
  她猜测孙翔八成是刚刚比赛失利而且在嘉世那里受了气,就一时冲动买票来找她。嘉世的每期比赛她都有认真看,毕竟也是曾经老办公处,嘉世说实在好歹曾经创造过三连冠的成绩,队员个人实力不至于差到哪去,现在濒临绝境大半原因是领导不当以及队内的乌烟瘴气。
  
  孙翔在接手一叶之秋后受到的各种打击,以及来自于叶修的挫败,她看在眼里,毕竟算半个自己养的,有些不忍又有些欣慰,孙翔天生比其他天才更多一丝狂气,现在没有叶修挫他锐气,之后也会有其他人。
  
  孙翔只是脸上挂着一丝疲惫,眼窝下有点发青,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用她一人一台电脑,开了把竞技场。
  
  她很快投入了游戏,她刚点了疾行在场地里绕得一圈一圈溜时,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要是以前的孙翔会直接蹦过来正面打断她!而此刻战法只是在回避,似乎在等她出什么破绽。
  
  ......孙翔真的变了,她想。
  
  那就认真的来吧。
  
  过了约十分钟,交锋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背袭的刺客被战法抓了个现行,战法没错事机会直接一个天击过来想把她挑飞,她此时脑海里念头万千,不巧刺客被卡在擂台角落,无可躲避,显然在挑飞后战法会打出一套连击,到时候刺客血量就危险了。
  
  就危险了
  
  危险了
  
  险了
  
  了......
  
  忽然战法天击不仅没挑中,而且站着不动了。
  
  她听见“啪”的一声,扭头看孙翔,他已经直接双手挂桌子上,脑袋倒扣笔记本电脑上进入睡眠......
  
  她内心复杂,看着孙翔那头几天没打理的乱毛,有点儿......
  
  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虞以白显然搬不动,只好拿了个薄被子给他盖上,看了看被他枕在脑袋底下的电脑,她思虑一番,想这家伙本来脑袋就不灵光,别给辐射傻了,就伸手想把他脑门儿下的笔记本拽出来。
  
  在她死命拽的时候,孙翔猛地搂住了她的腰,直接把她带倒在他身上。
  
  “孙翔你给我放开!”
  
  她下意识吼出来,结果发现孙翔根本没醒。
  
  “......好香,香”
  
  孙翔呢喃着乱七八糟的,蹭了蹭压在她......胸上的脑袋。
  
  两个胳膊如同钳子,夹住她的两臂夹得紧紧,她努力挣扎大叫着,还是挣脱不开,反而被更紧地搂住。
  
  “孙翔,你别睡了!”
  
  要不是孙翔还打着呼噜,她都以为他是假睡了。
  
  她怎么不知道孙翔有睡觉抱抱枕的习惯?
  
  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同两个胳膊拼搏一番后,她终于体力不支,又是深夜,于是就这么睡着了……
  
  客厅没有窗帘,清晨寒意与宁淡的阳光进入屋内,孙翔感觉胳膊有些麻,就睁开了眼。
  
  入眼是虞以白靠在他胸口的脸以及茂密的睫毛,她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阳光照在她的侧脸煞是可爱,最要命的是这温热柔软的触感以及气味......啊,果然是香香的omega......
  
  正呆住、不知所以的他,突然发现身体某个部位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硌到虞以白腰了,她不舒服地扭了扭。
  
  孙翔猛然惊起:“!!!”
  
  他慌乱放开她,跑去了洗手间。
  
  而被推一边的虞以白磕了下地板,呆了一会儿想起来昨天晚上的遭遇,顿时黑着脸起身。
  
  孙翔蹲在洗手间,脸略红地看着裤子,又听见虞以白喊她,不知所措,特想骂娘。
  
  “我在厕所!” 他急匆匆吼。
  
  最终还是起来洗了几把冷水脸,等...反应差不多下去了才出来。
  
  “你.....”虞以白刚开口准备抱怨,孙翔就一个“靠”字打断。
  
  他连忙带上了来的时候的口罩,含糊不清地对她说:“我飞机快要晚点,我就先走了!”
  
  虞以白应了声,心里有点怪异的感觉,但还是让他赶紧离开。
  
  而孙翔出门后摘下口罩,散了散脸红引起的热度,心烦意乱,他还是没适应虞以白变成了个omega,直到昨晚还当她是那个强悍的beta,而想起早上发生的糟糕事情,他现在心情复杂,一时是不愿见她了。

全职 以羽扣钟05(乙女abo)

我来更新了......昨天前天真的是灵感一下子枯竭啊……所以这次更新晚好多,原谅我吧 QWQ

还有就是我十分悲痛啊!前面几章好多bug甚至基本每章都有啊啊 原本想挑第九赛季这个时间段,就是乐乐和老林都复出,二翔被打击最惨时间段,那第一章那个“前几个月,她看到黄少天小号流木刷埋骨之地”就完全时间对不上啦! 还有苏沐橙明明是黄金一代第四赛季出道......
蠢蠢的我一会儿改bug......  

对了!想上车的告我,可开番外篇上车!!划重点)我可以尝试一下第一次开车的感觉,目前可以上的车只有叶修,孙翔,张佳乐(因为主要解锁)


05

  虞以白穿上了队服,有些为难地看着左颈上很鲜明的牙印,思虑一会儿,还是把拉链拉到最上面,加了一条围巾,毕竟天气寒冷,围巾似乎也并不突兀。
  
  她根本不知道这些办法能不能掩盖一些张佳乐的信息素,但是总聊胜于无吧。她不得不在今天去一趟霸图俱乐部,给俱乐部做出解释。
  
  一推门进入熟悉的楼,就有不少人注意到她,即使她捂得严严实实,omega刚觉醒后信息素仍处于活跃状态,很难不被察觉到。
  
  “那是个omega?天,是谁”
  
  “你没看新闻?很有可能是虞以白啊!居然回来俱乐部了”
  
  “虞姐居然真的是omega......”
  
  她现在十分敏感,听到有些年轻后辈议论,不免有些尴尬,她不自在地往上面揪了揪围巾,想把脸盖住。
  
  张新杰之前给她发短信,所以她去了训练室,现在已经是训练结束后了,不会有多少人。
  
  一推开门,她就只看到了张新杰一人站在窗边。
  
  他在她进入的第一时间就回过来头:“小虞,你迟到了接近10分钟。”
  
  她闷闷地回答:“哦。”
  
  “你过来”
  
  她听话地走过去,其实内心有些忐忑,因为她身上的气味……
  
  没想到张新杰像是没有察觉到,从文件夹拿出来几张纸,专注地说起她在公众场合对omega身份的处理方法。
  
  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
  
  “照片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关于粉丝们方面需要你自己解释,但是你参加联赛就我们目前所知,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
  
  她听着表情严肃了起来,她之前最为担心的问题就是这个,别的比如粉丝对她态度,或是职业圈里的旧友、新人对她的看法改变这些,她也不是很担心,她只是觉得,性别变化,不代表虞以白变了,不代表以羽扣钟变了。 但是若是影响到她的比赛,还是很让她愁苦。
  
  “......很多人怀疑,你一直在长期使用信息素抑制剂,他们对你身体情况抱忧,认为你使用可能长达四年或更久,所以会大大影响抑制剂效果以及发情期长度,以至于影响比赛,看,”
  
  他指了指桌上,是一张空的医疗单。
  
  “你得快点去做个身体检查,因为就算你检查出来了,他们批审也很可能会有意耽搁,不然都你可能不被允许报名比赛。”
  
  “好。” 她反而松了口气,她当然知道自己是意外觉醒,而并非长期隐瞒,所以自然不担心体检出点儿什么,比赛禁止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从担忧中脱出,有一丝轻松笑意不由跃上她的眉梢,:“副队你相信我吗”
  
  没想到张新杰开口两个字:“不信。”
  
  这让她不由得一时愣怔,张新杰背窗逆光而站,除了镜片有一抹亮光,他的神情几乎不能看见,她倏地感到冷意与一丝畏惧。
  
  “撒谎不是好习惯。”
  
  围巾和衣领被轻轻揪开,有些陌生的类似白檀香的气息覆在她脖子上,略凉的、瘦长的、关节分明的手指游离在左后,引起她皮肤的颤栗。
  
  她本能地被这强势的alpha气息给僵住了身体,即使内心在恐惧里想要后退。
  
  在她即将忍受不了,想要逃开的时候,张新杰突然间收敛了气息以及收回了手,很快地正过身来。
  
  “拿着这几张医疗报告单,去做体检吧。”
  
  她很快回过神,拿起围巾和纸张,后退好几步,然后头不回地跑开。
  
  霸图俱乐部给她开了半个月假,一是让她去医院拿证明,二是让她恢复并且调整心态迎接赛后季,她想到张新杰奇怪的举动有些迷茫,但随即又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平日里忙着的她,一时闲下来只觉得无事可干,到了半夜三更,心烦意乱,又不愿上大号面对一堆解释的麻烦,就继续玩第十区男刺客小号鸦杀尽。
  
  刚上线没一会儿,就看见夜猫子叶修发的消息:“别多熬夜。” 真是难得的关心。
  
  她回:“那你别多抽烟。”
  
  然而过了两分钟叶修还没回复,她想:这是怎么了。
  
  “在吗?”
  
  “嗯,在,刚刚把烟掐了。”
  
  她一下子懵,不知道怎么回复,就打出了像是略带撒娇一样的话:“你管我,以前我也没少熬也没管过。”
  
  只是一会儿,叶修立马不再劝她早睡:“好吧,那你闲的也是闲的,来跟我们队的练练”
  
  “谁?”
  
  接着聊天显示,“包子入侵”已加入聊天。
  
  哦,她认识这个,就那天一直纠缠问她星座的那个玩流氓的。
  
  包子一进入就开始刷屏:
  “老大你叫我跟这个刺客打呀”
  
  “刺客挺酷的,能偷袭!”
  
  “但是我还不知道他的星座呢!”
  
  ......原谅她不明白酷和偷袭的关系,也不明白单挑和星座的关系。
  
  “哦,她双子座的。”
  
  “啊,是个妹子啊!那多不好意思,不过双子和水瓶匹配度超高的妹子你知道吗?”
  
  这包子刚说完不好意思,就拉她进了进了竞技场。
  
  哼,虞以白心里阴阴冷笑一声,看她打得这小子以后再也不废话,学谁不好学黄少天。
  
  万万没想到,在荣耀两个大字出现后,她刚退出界面就又受到了轰炸。
  
  “妹子你好厉害啊,玩刺客厉害的不多啊,果然双子座超棒的,妹子你超合我胃口的!那我们再来一把吧哈哈哈......”
  
  叶修拯救她于苦难之中:“行了包子,就是让你认识下刺客的战斗风格,一会儿得刷本去,别烦小虞了。”
  
  “哦哦好吧老大,但妹子我们加个好友吧或加个qq”
  
  她突然听到急匆匆的敲门声,就留了句:“我先下了” 就穿着拖鞋哒哒哒跑过去看门眼。
  
  毕竟半夜的谁会来啊?
  
  一下看到孙翔那带着不耐烦和一丝疲惫的大脸,着实吓了她一跳。
  
  “喂,虞以白你睡了?快开门”
  
  
 

全职 以羽扣钟04(乙女abo)

 有些愁哎。很多问题


首先,目前虽然有几个比较明确要苏的男神,小天使们可以给我私信或评论留言,告我还想看哪个男神,可以考虑加进去的!


其次我一直在考虑......之后要不要开车,正文开车好想不方便,要不然就番外开车。(还是没勇气和男神开车哈哈)
04

在这个较小、光线不是很好的房间里,虞以白喘息着翻箱倒柜,又把床底的杂物拽出来。
  
  她回家当然是有原因的,她记得之前嘉世队集体来Q市时,集体住宿只有beta或alpha,而苏沐橙作为全联盟职业玩家里的唯一omega,而且也算联盟脸面,备受瞩目,放在那里自然不合适,沐橙就暂住她家里。
  
  而苏沐橙为了防止赛季比赛期间出现意外,自备了几只抑制剂,和黑市或私下里私交易的低档、对omega伤害较大的抑制剂不同,是联盟对苏沐橙专门贴心配备的高档抑制剂,不仅能迅速抑制信息素狂乱,而且伤害也很小。
  
  而比赛失利的嘉世离开匆忙,沐橙比赛后当天夜晚就返回H市,以至于她遗漏下来几根抑制剂,虽说以联盟对苏沐橙备加珍视,这几根价格较高昂的抑制剂不算什么,但是这也是一种对omega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所以虞以白前不久还想着把这些给沐橙邮递回去,但一直忙着没来得及。
  
  “还好没来得及”她现在这么想。
  
  她咬着下嘴唇,手指略微颤抖,但还是稳稳把抑制剂从右手腕下面注射进去。
  
  只是没一会儿,她就感觉头脑晕眩,抑制剂有一定安眠效果,不过三分钟,她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
  再醒来,窗外天都黑如浓墨,已是午夜时分。
  
  她身上略感无力,而且心烦意乱,因为她的觉醒之后估计会造成很大麻烦,先不说她回去得做一堆麻烦的解释,而且至少她所知苏沐橙每场比赛或是公众面前都要跟一堆beta保镖之类,而且比赛甚至会受限制,如果苏沐橙可能面临发情期或是受伤、过度疲劳,那么别说她不能进入赛场了,甚至不被允许报名赛季。
  
  omega体质确实很难与alpha比肩,而且有时往往不光是体质方面。一想到她的比赛可能会受影响,她顿时心情十分不佳
  
  说不甘,心里一定是有的,她从很久以前就看出了自己各方面对比他人的劣势,她从不泄气,只是去拼尽全力去做每一件她在意的事,可她在和一叶之秋共处几年后,她就明白了一件事,有些时候,天赋上的差距是永远无法弥补的。
  
  比起稀少珍贵的omega,她宁可当一个寻寻常常的beta。 怅然若失间,虞以白下意识去摸手机,结果没摸到。
  
  而门外的芬芳花香提醒她,门外面还有个人。
  
  ......张佳乐居然还在。
  
  本不喜甜腻味道的虞以白,此时竟觉得这不知名的花味有点儿安心。
  
  也不是那么难闻嘛。
  
  她起身推开门,感觉什么被绊了一下,只听哐的一声,靠着门半睡半醒的张佳乐被放倒在地。
  
  “!” 张佳乐猛地坐了起来,一脸严正以待,好像面对什么危机似的。
  
  “......噗,” 纵使她现在有点沉重,还是被张佳乐的神态逗笑了:“哈哈,张二哈你起来吧。”
  
  直到她伸出手把地上的张佳乐拽起来,他的神色才从懵懵中反应过来。
 
  “你不发情了??不对,你......我......我靠!”
  
  他嘴里含糊不清,前句不搭后句,还是混乱状态中。
  
  “对,我现在没事了。” 她回答说,就在她想开口要手机的时候,张佳乐打断了她。
  
  “你用了omega抑制剂?!” 张佳乐一下跳了起来。
  
  “不是对omega伤害很高吗我靠!你怎么能用?不对,你是不是瞒了好多年?你一直持续用了!?”
  
  暴跳如雷的他语速瞬间飙高,都赶得上黄少天了,说得她一愣一愣。
 
  她及时打断了他:“第一次用!”
  
  “什么??”
  
  “我说第一次用,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之前一直没觉醒,到今天我才知道我不是beta!”
  
  张佳乐愣了愣:“omega不是成年前觉醒吗。”
  
  “我也不知道”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安抚性地摸了摸张佳乐脑袋,把他头顶因为在地上躺而翘起来的几根毛压下去了,张佳乐因为她突然的举动而身体僵硬。
  
  “张佳乐,今天利用你暂时标记对不起了,谢谢你帮我。”
  
  这句话好像是提点了张佳乐什么似的,他现在才注意到他自己那花味,和已经变淡许多的她的信息素,暧昧纠缠在虞以白身上......就像......她沾染了他的气味。他一下别过了头,沉默一会儿,才支支吾吾小声说着什么:“其实......你以后都找我也......没问题……”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了”
  
  “......没什么,我说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他没有扭回头,他觉得他的脸很有可能红了。
  
  “我已经跟队长说过了,你回头再解释一下就行,对了这是你手机,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他把慌忙手机塞给虞以白,头也不回地走下楼了。
  
  没过两秒他居然又退回来探出个小辫子:“有事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 她有点儿尴尬。
  
  目送张佳乐远去,她用手指摸了摸左颈后创口贴处,感受到身上他人的气息,她有些莫名心慌。
  
  而当她一按开手机,看到不光qq微信爆炸,而且满屏幕未接来电短信,顿时觉得头脑一片昏暗。
  
  好,那就一个个......拨回去吧。
  
  先处理霸图那边,张新杰打了两次。
  
  “......喂,张副队。”
  
  “......”
  
  “我、我现在没事了,你已经知道了吧,这件事我知道很意外,造成麻烦十分对不起......”
  
  张新杰打断:“没事,明天来俱乐部吧。”
  
  他又说:“张佳乐昨天带你回去......他做什么了?”
  
  靠,这不好解释。
  
  “他、什么都没做,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omega了!而且我用了抑制剂,联盟的”
  
  她说完后张新杰那边明显有可疑的停顿,废话,这一听就是假话,但不管怎么说,岔开这个话题就行。
  
  “是吗,那就好。”他那听不出什么情感的语调:“有一点麻烦的是,昨天张佳乐抱你回来不仅被人拍照了,而且你还直接被人发现并发到论坛里了,也就是说,你omega身份已经暴露了。”
  
  !!!她就知道!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打她电话!连万年不见踪影的叶修都给她发了两条qq!
  
  “不过你不用担心照片的事情。霸图会帮你处理,不过你omega身份暴露就没办法了。”他的话顿了顿:“你以后不用隐瞒自己了,别怕,有霸图在。”
  
  “......麻烦了” 她顿时感觉有丝酸涩,也有丝感动,她没再去解释自己根本没隐瞒什么。 这不仅是霸图对她的保护,更有张新杰罕见的温柔。
  
  ......
  孙翔:“你他吗居然是omega!!居然瞒我那么久!”
  
  虞以白:“对,然后呢。”
  
  孙翔“真的是?!你你你、......张佳乐!!!”
  
  “我跟他没什么。”
  
  孙翔“不可能!!他是个alpha 好吗!”
  
  “......”
  她似乎听见这傻二电话那边锤键盘的声音。
  
  “他其实喜欢alpha,你自己小心点,就这样拜拜。”
  
  她冷漠.jpg挂了孙翔,完全不管他在怒吼。
  
  ......
   黄少天居然打了14个??有点......怕 。
  
  果不出所料,她一接起来:
  
  “我靠虞以白你居然回我电话了!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我电话但我还是原谅你了!有人拍你和张佳乐照片居然但我一眼就看出来那是p的哈哈哈你知道吗知道吗有人说你是个omega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你那么个猥琐暴力流刺客怎么可能是可爱娇弱的omega呢你看你和人家沐橙妹子差哪里去了......”
  
  “嘟—”
  
  她阴着脸把电话掐了。
  
  她有些头疼地看着还有一大堆未接电话......不打了明天再说,她累了!
  

全职 以羽扣钟03(乙女abo)

又更新啦 感动不感动!

话说我的字数真是神奇啊,上两章都是1300到1500的较短篇,这章直接飙2300哈哈哈

虽然是新人,看的人也不是很多,但我还是会努力哒

今天的虞妹子也是苏苏苏苏苏嘿嘿嘿

————————

03

  “标记我,张佳乐。”
  
  虞以白声音尾调微微颤抖,但吐字仍保持稳定,她无力地靠着墙,狭小的厕所间里暧昧四起,那升腾而起的omega信息素几乎浓郁到溢出。
  
  他有些听不清了,大脑里像是被弹药的大招天女散花炸开了一样,一片混沌、沸腾,连虞以白是omega带来的震惊都不能让他冷静了,而剩下的只有alpha本能。
  
  于是他直接胡乱扯起虞以白的衣领,上面两颗扣子硬是被崩开,没想到这时候,虞以白大力一把将他的脑袋压到了她的左旁脖颈处。
  
  没有了理智只余兽性的张佳乐只是被她脖子处温热甜美的气息怔了一下,就丝毫没有去抵抗这把腺体放在alpha的嘴边的诱惑,一口咬下。
  
  “嘶——”
  
  虞以白疼得倒吸了口冷气,眼泪都飙出来点儿,那腻人的、迷幻的花香仿佛从脖子钻入体内,体内燎原之火若逢甘露,狂乱四窜的omega信息素顿时像被梳子梳理了一下,平息许些。
  
  她又觉得不够,狠狠咬了舌尖一下,直到尝到那丝血腥味。
  
  她利用张佳乐的暂时标记,达成一丝冷静。
  
  突然她猛得将仍沉浸在omega发情气息、毫无防备的张佳乐推开,以致于张佳乐脑袋磕上了门把,那剧痛让张佳乐之间叫出了声。
  
  看他半天没能趴起来,虞以白略有些疲软地靠着墙,冷淡开口:“镇静点儿了吗?张佳乐”
  
  确实疼痛是很有效果的,尤其是张佳乐一向自称自控能力不错。他感觉视线不再那么模糊了,终于找回了些神志。
  
  “靠,你是......”
  
  “闭嘴,起来,带我赶紧离开!”
  
   俱乐部厕所在一层,而且是整个楼最靠边的地方,窗户之间连着室外。
  
  虞以白费力地拉开窗户,想要翻出去不留神就被绊倒了,身上依然存留着疲惫感。当她努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她落入了一个带着些炽热感的怀抱。
  
  “去哪里?”
  张佳乐抱起了她,跳出窗外。
  
  “去我家,就在附近...唔、你去过那栋楼,0301,钥匙在我右口袋。”
  
  “好。” 张佳乐边走边深吸了一口冷风,努力让自己不去嗅这诱惑的味道,不去感觉怀里的温软的触感。
  
  他口袋里的手机开始一次次震动,他能想象到霸图俱乐部因为陌生的omega气息以及他们俩的中途离开炸开了锅,但他不予理会。
  
  操** 他全力对抗那要命的气息已经用尽心力了好吗!
  
  当他到了虞以白家门口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虞以白一把夺过了钥匙,对他说:“你出去。”
  
  他:“......”
  
  其实就算她不说,他也不敢和她呆在一个房子里。但是现在,他看着虞以白果决关上门,像隔绝洪水猛兽似的,头都不回一下。
  
  他默默地蹲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屋内在虞以白进入瞬间就充斥着浓郁的麝香、橙花信息素,一扇门根本阻挡不了,他面颊被熏得泛红,两手不由自主地捂住口鼻。
  
  .....糟糕,流鼻血了
  
  这个公寓显然是alpha和beta混住的公寓,邻居家的女alpha已经被这甜美的omega味道吸引出来,是一个高高瘦瘦、深褐色头发的女人,她看到门口蹲着的张佳乐是一愣,察觉到气息来源更是懵住了。
  
  这个alpha先是说:“你是这个omega的alpha?你不来就让开”
  她身体微抖,面上有细汗,显然几乎被欲望控制住,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猛然抬头:“这里住的不是霸图的......虞神吗?”
  
  “虞神她......是...!”
  
  “滚!”
  
  这人话还没说完,张佳乐就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站起来吼,看起来分外狰狞。
  
  这个女alpha被吓住了,迟迟不敢上前,但也一直没动,似乎还在为这诱人气息犹豫。
  
  “我说了,滚!!”张佳乐蓄满劲狠锤了一下墙,年久未修的墙上粉都震了下来,实在骇人。
  
  这一下把那个女alpha吓得退回了房间,骂了一句摔上了门。
  
  看到这个女alpha退回去,张佳乐才把砸在墙上的手收回来,四个指头上已然沾上血迹。
  
  “靠,真疼死了” 他又蹲下来,只觉得心情烦躁想下去透气,但又怕自己走了又有别的alpha来。
  
  他有了种想抽烟的冲动,手抖着摸了摸口袋结果只摸到打火机,又咒骂了一声。
  
  在这片馥郁晕眩中,他有点恍惚地打开楼道里的窗,伸出头去冷风刮自己脑袋。
  
  他第一次见虞以白这个麻烦鬼,就是在赛后季赛场上。
  
  第三赛季,大家都知道嘉世在初赛上一直藏的一个除了叶修之外的实力新人,到了赛后季,他们都以为这个赛季嘉世新人不会出道了,嘉世才偷偷在比赛上亮出这个底牌之一。
  
  刺客以羽扣钟横空出现,以刁钻古怪的战术、凌厉的攻击为嘉世取得一次次擂台赛、团队赛的胜利。
  
  在百花和嘉世的决赛上,以羽扣钟又大放异彩。她和叶修、远程法师三人组成配合,竟然打了新战术“双暴”。
  
  最后时刻,战法以叶修精湛的走位突击,Z字抖动破开了百花缭乱的天网,逼迫弹药不得不向左后退去,没想到叶修在用斗者意志连击、弹药阻挡时候,直接插空开大豪龙破军,张佳乐被迫使用缩爆手雷拉开距离并且抵挡。
  
  就在所有人目光集中在大招交锋间时,刺客早已经提前蓄力完成,通过战法引导造成的弹药家死角,以羽扣钟背刺使用 -暗杀艺术!即使对方牧师发现了放出治疗术,也没能挽救回百花缭乱濒危的血线。
  
  张佳乐看着屏幕中血花飞溅到变成灰色,才怔怔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电脑排,那个女人在配合战法、远程撤回之余,居然还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当然被他视为挑衅。
  
  在比赛结束后,嘉世战队队员领取冠军戒指,轮流接过奖杯的时候,她就站在奖台中心,两手有些吃力地高举奖杯,灯光照着她的黑发接近金褐,显得那尚带稚气的脸上神采奕奕。
  
  先不说嘉世在这一天达成了三赛季连冠这样的辉煌成就,十六岁的她刚刚出道的第一年就夺冠,这种的成绩确实值得倨傲了。
  
  两队交换握手的时候,她微微抬起头,对他颇为正正经经地说:“明年请继续加油。”
 
  这句话,若说的语气不一样点,那就是嘲讽,比如让叶修说出来,绝对嘲讽满值。
  
  但她看着他的眼神直直,亮光在她眸子里微闪,眉头微皱,带着一丝年轻傲气的脸上写满认真,似乎真的是在严肃地对他说:请加油。
  
  本来失冠让他多少有些伤心,可他现在 ,有点搞不清了。
  
  “Oh misty eye of the mountain b……” 霍比特人主题曲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回忆,他摸摸自己口袋。
  
  哦,虞以白的衣服没口袋,刚刚他把她手机揣到兜里以防半路掉出来。
  
  他看了看来电,嗯,“老林”,挂了
  
    又来一个,嗯,“张副队”,挂了
  
  还来?...“韩队”,......挂了...? 

       ......还是别了。
  
  

全职 以羽扣钟 02(乙女abo)

剧情拉的快一点吧,不会写成长篇,大概就是个中短篇

一天码两章,快夸夸我WWW

透支我的肾,献上我的爱❤️

----------------

02
  “......没有喷”
  
  她说的当然实话,香水其实并不盛行,也就少部分没有味道的beta们偶尔使用,大多是女性,她虽然是beta女性一个,但她根本就没买过香水。更何况,他哪来自信她会为了跟他见面喷香水?哼
  
  叶修只是撇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明显带着怀疑:“哦。”
  
  她觉得她有些无语,看了看表,差不多是时候去机场了,直接就站了起来,对他说:“我走了啊,一会儿回青岛,你们这里真是太热了…”
  
  还没等她叨叨完,叶修就插嘴:“好走,不送了” ,他手都没从键盘上移下来。
  
  虞以白更无奈了,还有一丝气愤,抄起东西就往网吧外走,没走两步又被叶修叫住。
  
  “等等,帮我去网吧旁边店里买包烟吧,中华”
  
  “......好”
  
  Q市很显然应当是比H市清凉许多的,但奇怪的是,她在回到Q市后,总感觉温度还是太高。
  
  张新杰在她刚下飞机没多久就给她发短信说晚上六点有个比赛分析会,让她准时过去,她又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去了俱乐部。
  
  她过去的时候分析会已经开始了,她悄悄坐在了会议室靠门的后排,比较随意地靠在旋转椅上开始左晃右晃。
  
  秦牧云帮忙在投影仪上导出上赛季蓝雨团队战视频,萨克索尔对对面牧师冬虫夏草扔了一个六星光牢后,潜伏的夜雨声烦利用剑舞步配合破空式直接削牧师百分之四十血。
  
  其实蓝雨对微草视频他们都不知道看过多少了,而且虞以白此时心烦意乱,完全不能集中注意力听张新杰讲战术。
  
  整个会议室人不多,主要是职业队员,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小白、小秦...张佳乐居然不在。 他们基本都是alpha,虞以白本身似乎就对alpha的信息素敏感度较之omega 信息素更高一些,一时间各种信息素充斥会议室,使她走些头脑发晕,浑身难受。
  
  就连刻意放松,以及挑选门口座位透气也不能缓解她的烦热。 以前她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状况,她甚至怀疑自己生病了。
  
  她觉得自己得出去透口气,就悄咪咪地溜了出去,却没发现张新杰很明显往这边看了一眼。
  
  她直直走向厕所,beta和alpha不分厕所,俱乐部虽然规定不让抽烟,但很明显有几个不乖的孩子在这里抽过烟。
  
  虞以白没发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红,只是一昧感觉到燥热,她捞起一把冷水洗了下脸。
  
  一个烟头在她脚下,一不留神被她鞋底碾开,是一只未烧完甚至仍带温度的烟,那淡淡烟草味不知怎么,让她十分敏感,竟在脑海里絮绕成叶修的气息。
  
  “唔...啊啊”她感觉自己仿佛一口干了一杯伏特加,不仅燥热如火,而且晕的要命。
  
  正在分析夜雨声烦运用冰雨突袭的张新杰霎时停顿了下来,旁边的韩文清也蹙起眉头,底下坐着的宋奇英等年轻一些的直接都红了脸。
  
  “这是......又有发情期的omega偷跑进俱乐部了?”
  
  虞以白狠狠掐了自己大腿内侧一把,勉强用疼痛找回了些理智,虽然惊恐万状、不敢置信,但显然她模糊地明白了自己发生了什么情况。
  
  omega都会在成年前第一次发情,最迟都不会超过18,而女性omega更是平均16岁发情,老天,她他妈都22岁了!
  
  “唔......谁在那边?!”

  随着男人略粗重的喘息,一股腻人的花香从隔间传来,她不由倒吸了口冷气,该死的

  这味道......是张佳乐!他不在会议室好好呆着来厕所!
  
  张佳乐今天只是懒得听那重复好几回的分析会,在被张新杰抓回去前,来厕所逃会儿会,谁知道他正在那里按着手机,那缕迷幻的气息就冲进厕所,他当时立马被这要命的味道冲得大脑一片空白。
  
  身为联盟明星人物之一的他,当然不是没有见过omega的纯情alpha,甚至有一次一个发情期的omega粉丝直接偷偷跑到他公寓附近,他都十分克制地叫人打包送走。
  
  虽然omega信息素无疑对任何alpha都有极大诱惑,但未必意志坚定的人不能控制得住。
  
  但这个omega的味道…真是,要死......正当他沉浸在愣怔,身体发热的时候,那含有麝香的橙花忽然向他靠到最近,他没有锁门,门开了。
  
  一只手抚上他发热的脸,伴随着呼气吐气都散发着诱惑的味道。
  
  “标记我,快”
  
  糟了。
  
  他看到昏暗背后那张熟悉的、沾染情欲的女人的脸。

全职 以羽扣钟(乙女abo)

  苏苏苏爽爽爽逻辑死 不喜别看
更新字数均不保证,传说中的无存稿苏文
但照旧 不坑!
女主设定详见我中午发的那篇

01
虞以白最近食欲不佳,甚至有时候体温不定,燥热的不行,常常坐电脑前一打荣耀就是一天,早、午霸图训练营饭点她都懒得去,对此张新杰表示很不解。
  
  她刚好周末休假,就匆匆带上口罩,穿上一身严实的灰衣,买好了去H市的机票。
  

       上个赛季第十区开服后,她看到黄少天刚比赛完就开的小号去帮人刷副本记录就怀疑了,毕竟黄少天不像是会做出开小号欺负新人这样掉价事情的人。
  
  她刚好在十区也开有小号,而那声名大噪的君莫笑居然走散人路线,并且屡屡打破通关记录,发明高端新打法,她只是看了一眼通关时间,就推断这一定是职业水平,能做到基本全职业精通,有勇气玩散人的她只认识一个人,她推测,很有可能,最近十区风头正盛的那个君莫笑背后,是已然退役的叶修。
  
  她后来打电话给黄少天,逼问一番,果不其然,而八赛季赛后季训练密度高,比赛安排时间紧,霸图后劲不足之类的问题一一浮现,所以她去找叶修的念头就被耽搁了很久。
  
  她下了飞机,便看黄少天发过来的地图,打了车急忙去找那个兴欣网吧。
  
  窗外风扫过她脸旁,她浅灰色眼睛定定看着一个方向,发愣间她觉得有些茫然,她根本搞不清自己打了个飞机来H市的意图。
  
  找叶修?有什么意义?
  
  来恭喜他复出?
  
  别开玩笑了,她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第七赛季她决定从嘉世转会霸图的时候,她在门外正在抽烟的叶修旁边站了一会儿,安安静静想了想她和叶修四年来为胜利而一起拼搏,于是颇为伤感地告诉他:“叶修,你知道我要转会了吗?我居然同意去对头霸图那边,很神奇吧”
  
  他扭头看了她一眼,只是平常地说:“那你是有多想不开啊。”
  
  那个心比石硬的家伙,根本不会因为谁的离别而伤感,包括他自己。
  
  混蛋没人性!她走了以后他只能自己跑去楼下买烟了!
  
  她到了兴欣网吧附近,颇为震惊地发现,网吧居然就在嘉世对面...他这是被俱乐部辞退后懒得走就到了对面网吧吗?...
  
  这是有多想不开啊?虞以白心里默默吐槽。
  
  她推门进入,走到前台,前台是一个长相不错的beta妹子,问她怎么知道的?虞以白虽然是个beta,但她从小就发现她自己的不同之处,她是一个可以嗅到信息素的beta,虽然特别,但实际上确实有一些这样beta的特例,所以她就当自己是略微不同于其它beta。
  
  “请问你知道叶修在哪里吗?”她说完后一愣,应该说“叶秋”,刚想改口,这个老板娘似乎在打游戏,就抬头随手指了指楼上,嘟囔了一句“怎么老有打扮奇怪的人找他”  ......经常有吗?
  
  她踏上台阶,虽然老板娘没告诉她房间在哪里,可她最终在一间房门前停下,因为她嗅到了熟悉的、若有若无的烟草味,叶修的信息素味道。
  
  纵使网吧很多混杂的烟味,但那一如既往的味道,她是不会认错的。
  
  敲了好几声门,结果都没人开门,她索性一扭门把,门居然没锁。
  
  房间里又小又昏暗,窗帘布拉着,她有些看不清,刚走两步就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她一下,“哎!”
  
  紧接着,那略带暖意、干燥的烟草信息素味在神下传来。
  
  被她砸的叶修稳稳地扶抱住了她。
  
  原来她推门进来的时候叶修就已经醒了。
  
  “......”她被那许久未嗅到的气息给怔住了,以至于一时没做出反应。
  
  “还打算在哥身上趴多久?”
  
  她回了神,略有些尴尬地起身开了灯,把躺在地上的叶修拖了起来。
  
  “你怎么睡地上?”
  
  “你怎么过来了?黄少天告你的吧”
  
  他一下子直戳关键。
  
  “我…呵呵,我就过来看看你死了没”
  
  他挑了下眉,“哥活得好好的,”他又接了下:“看来你没啥事啊”
  
  “毕竟你打破了哥的好梦,没啥事你就过来帮我刷个副本”
  
  虞以白的脸刷地黑了,她就知道,就知道。
  
  还根本没来得及跟叶修说些什么,想了一路的叙旧话也没来得及说出口,然后她拿着个五十多级刺客小号,帮他和他的队友刷了一下午,半晚上的怪,深觉得自己是来做苦力的。
  
  她坐在叶修旁边,专心致志地操控男刺客空跃、疾行引怪,正心想这个叫包子入侵的新手打得不错,是个好苗子,就是战术奇葩,而且挺烦的一直问自己什么星座。

       但是她忽然感觉叶修身上那股暖洋洋的烟草味在这闷热的包间真是直熏得发燥,这讨厌的alpha。
  
  “你离我远点坐行吗”她开口了
  
  叶修顿了顿,说“等我刷完这一个本”
  
  过了没一会儿,他又突然开口“你喷香水了?”
  
  哈?

昨天脑洞脑补图 _(:з」∠)_
病娇妹的冰封の水门
文的话明天或后天放✲゚*